您的位置:主页 > 康太太大药房 >

【喜欢上海的理由】孙甘露:我喜欢在上海读书


发布时间: 2021-09-19

  “我喜欢上海,这个城市里有一群人,读书,谈论文学,想想都觉温暖。我喜欢徜徉在思南读书会那座房子后面的树阴里,听房子里面传出来阅读的声音。有的人认为车水马龙的声音是上海,有的人认为市井叫卖声是上海,而读书声,它也是上海。”

  孙甘露喜欢在思南公馆茂密的树阴下散步。在这片上海历史文化风貌区里,保留了成片的花园洋房,思南读书会即在这里安家。拱形窗、卵石墙,流金岁月般的梦想之所,人文荟萃聚集之地,思南读书会成为城市的文化名片、上海人的书房、市民周末生活的新选项。

  有人这样评价孙甘露,他“创造”出了一个上海,因为如果从社会学的意义上来说,这位曾在文本上对城市进行重塑的先锋作家,在近十多年来,“将自己铭刻进了这座城市”。作为不少重要文化活动的发起人、总策划,上海因为他诞生了很多文化地标,比如思南读书会,比如朵云书院。

  年少时,当时还在做邮递员的青年孙甘露,在下午的公休时间,坐在邮局的折叠椅上读加缪。这幅画面蒙上了岁月的滤镜,越发显现出一种超现实主义的色彩。是的,孙甘露喜欢加缪,事实上,他也有着如加缪一般雕塑般的侧面。他们似乎都在诗意与疏离中,创造出一个全新的空间。

  谈起思南读书会的成立,最初应要追溯到上海书展。每年夏天,超过15万种图书在上海书展上亮相,堪比世界规模最大的法兰克福书展或美国书展,飘散于浓密梧桐叶间的书香,早已成为许多人“喜欢上海的理由”。2011年时,在宣传部领导的支持下,在上海书展期间,又举办了上海国际文学周,至今也有10年了。“书展也好,国际文学周也好,就像城市里的一个闹钟,它会提醒这座城市的人去亲近书,去读书。”

  闹钟闹醒了上海空气里的书香味,但书展和文学周只有7天,因此,2014年2月14日,思南读书会的成立,不仅为这座城市增添了一个新的文化地标,还成为了一颗文化藤蔓的种子,将读书会这一文化方式,蔓延到了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去,也让读书这件事,真正地像孙甘露所期待的那样,“不分昼夜、不论时节”。

  随时来,随时走,随时聆听,随时阅读。这是思南读书会的阅读生态。加西亚·马尔克斯、维·苏·奈保尔、莫言、马里奥·巴尔加斯·略萨、王安忆、金宇澄、菲利特·奥尔罕·帕慕斯、李欧梵、吴念真、贾平凹,这些熠熠生辉的名字,都是读书会的朗读者、分享者。

  文学周举办了11年,思南读书会举办了7年,1000多位中外作家来到中国,走进上海,走入思南读书会为大家阅读和分享;70000多名爱书人来到这里聆听和感悟;更有无数同样美好的读书会、读书人,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,分享着书香的味道。而那个掩映在法国梧桐下、位于思南公馆内的思南文学之家,则成了全城读书人的精神家园。

  “城市里有一群人,读书,谈论文学,想想都觉温暖。即便有读者不甚了解,他来凑书的热闹,凑文学的热闹,我觉得也是好的。”孙甘露说。

  “我的脑海里啊,常常会有这样一个画面。”孙甘露的眼睛里有光,“二三十年后的某一天,有一个中年人,啊——或许是个中老年了,他会说起,在青少年时期的某一天,他经过了复兴中路505号,他看到了里面有一群人在读书。这一天,改变了他的一生。”

  这就是这群人在做的事。就像是岸边的一座灯塔——正是这座城市里的写作者、朗读者、爱书人共同汇聚起来这座塔、这束光,远远看去,或许并不怎么起眼,却总是守候在那里,为来往的航行者指路。

  作家,1959年7月10日出生于中国上海。现任上海市文联副主席、上海市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、浦东新区文联主席、《萌芽》杂志社社长、《思南文学选刊》杂志社社长,思南读书会发起人。

友情链接:
香港最快最准资料免费,香港马 部免费资料大全,香港内部正版免费资料,香港马资料最准一肖,香港最真正最准资料免费,香港资料大全正版资料。